网站位置:首页 > 电竞资讯
《电子竞技在中国》引发的思考:游戏厂商还能代表电竞多久
发布者:成都勇气教育咨询有限公司    时间:2018-06-26     点击量:1541


《电子竞技在中国》引发的思考:游戏厂商还能代表电竞多久?

本文转自:游民星空 作者:校长


6月14日,腾讯在上海举办了2018腾讯电竞年度发布会。在会上,央视与腾讯联合打造的中国电竞纪录片《电子竞技在中国》的预告片引起了广泛的讨论。

 

  在预告片中,出现的电竞游戏基本上全是腾讯系的游戏,许多人调侃这不是《电子竞技在中国》而是《腾讯游戏在中国》。

  虽然事后经过辟谣,包括知名星际解说黄旭东在内的多名电竞界大佬都表示,这部纪录片中不止有腾讯游戏的内容,希望大家看了成片之后再做评论。但是这次的争论也引发了一个思考,游戏厂商在电竞产业中究竟应该是什么样的地位?

 

推动电竞产业发展第三方

  如果按照现在中国电竞产业链的结构来看,游戏厂商显然已经把控了产业链上下游的关键位置,从游戏内容提供到赛事授权,这些都是电竞产业的核心业务,但是往前推10年、20年,一切则是另一番景象。

  20年前,饱受金融危机困扰的韩国,为了稳定国内局势,无意中催生了电子竞技产业。同年,隶属于韩国旅游文化观光局的韩国职业电子竞技协会KeSPA正式成立,开始统筹管理、运营韩国的电竞产业。之后随着电竞的商业价值逐渐凸显,SKTKT、三星等知名大企业也陆续进入这个新兴产业,为KeSPA提供了充足的资金来源。

 

  拥有政府背景与大资本支持的KeSPA,联合OGNMCBTV两大专业电视台,形成了在当时堪称超前于时代的“电竞比赛+电视台转播+KeSPA管理”的完备体系,为韩国电竞产业提供了一个规范化与职业化的生长环境。

  在KeSPA体系的推动下,韩国民众对电竞的认可程度远远超过世界上其他国家,韩国电竞产业无论是高质量选手的产出能力,还是商业化程度更是举世瞩目。如今国内电竞产业刚刚开始发展不久的赛事转播权、衍生商品售卖等变现模式,KeSPA早在十多年之前就已经实现。

  而对俱乐部和选手来说,KeSPA体系拥有完善的商业模式,为俱乐部带来了稳定的收益。严格的管理体制和福利制度则让行业显得井然有序,韩国的电竞选手在役期间往往一心投身于比赛,几年前国内“打职业不如直播卖肉松饼”的乱象,在韩国几乎就没有出现过。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KeSPA就是韩国电竞乃至世界电竞发展历程当中最成功的第三方组织机构,KeSPA体系也为电竞产业的发展提供了相当成熟的范例。

第三方与第一方的交锋

  KeSPA的成功自然带来了许多的模仿者,在这些模仿者当中,有的是希望能够学习KeSPA体系,比如中国的ACE;有的却是看重了电竞极高的商业价值,比如暴雪、Riot这些第一方游戏厂商。

 

  前者与KeSPA之间的关系可以说是平行存在,因为它们分属两个不同的国家,相互之间联系很浅。但是后者就与KeSPA,或者说是所有第三方电竞管理机构就有了根本上的利益冲突,并且这些利益上的冲突早在2009年就开始愈演愈烈。

  2009年是《星际争霸2》正式发售的前一年,也是暴雪开始真正涉足电竞的一年。当时RTS类游戏虽然的热度正在退潮,但是在韩国依然还是最大的招牌,因此暴雪电竞布局的第一步就是打开韩国市场。

  与现在暴雪电竞给人的印象一样,2009年的暴雪进入韩国电竞市场的姿态也极为“霸道”。暴雪先是将《星际争霸1》、《星际争霸2》和《魔兽争霸3》的独家赛事播放权授予了韩国GOMTV,意图打破KeSPA对韩国电竞赛事的垄断地位。此外还取消了《星际争霸2》的局域网模式,规定玩家对战必须在Battle.net上进行,如果没有暴雪授权则无法进行第三方赛事。

  而KeSPA自然不愿坐以待毙,在暴雪宣布其一方面联合韩国国内的俱乐部联名声讨暴雪,拒绝参加《星际争霸2》的赛事,也不为星际争霸2选手提供支持;另一方面则是凭借其政府背景对《星际争霸2》的年龄评级制造障碍,暴雪希望将《星际争霸2》评级定为12岁以上,但是在韩国却多次被评为15禁……

  最终这场因为电竞主导权而引发的对抗以KeSPA的胜利宣告结束,2012年暴雪放弃了完全控制韩国的《星际争霸2》赛事,选择与KeSPA合作举办《星际争霸2》比赛。但是错过了前两年推广的黄金时期,又受到《英雄联盟》和《DOTA2》冲击的《星际争霸2》,最终在韩国还是没能成功翻身。

 

  暴雪与KeSPA之间的较量,是第一方游戏厂商与第三方电竞组织第一次正面交锋,虽然从结果上来看是KeSPA为代表的第三方获得胜利,但实际上却是拉开了游戏厂商统治电竞产业的时代大幕。

游戏厂商的电竞时代

  在2011年之前,也许只有拥有KeSPA的韩国敢说电竞是一个产业。而2011年之后,随着《英雄联盟》、《DOTA2》、《CS:GO》等热门电竞游戏的崛起,全球范围内都掀起了一阵电竞热潮。

  最具代表性的一件事,《DOTA2》第一届国际邀请赛的160万美元奖金。当时Valve的这一决定一下子将电竞赛事的天花板抬高到了百万级别,而高昂的奖金同时也为游戏和电竞带来了极高的关注度。

 

  接下来的几年里,《英雄联盟》迅速在全世界流行开来,作为开发商的Riot也开始了属于它们的电竞布局。跟暴雪一样,Riot也是十分重视韩国电竞市场,但是相比暴雪强硬的态度,Riot则是在开始就选择了与KeSPA合作,从而顺利进入了韩国市场。

  2013年,RiotKeSPAOGN签订了第三方合作备忘录,正式以合作伙伴的身份进入了韩国,并将韩国本土的官方赛事主办权授权给了OGN2015年,在Riot的主导下OGN杯赛变为了LCK联赛,还出台了“一家俱乐部只能在同级联赛拥有一支战队”等与俱乐部相关的政策;而到了2017年年底,Riot又宣布将在2019年收回LCK的主办权,直接负责LCK赛事直播与制作。

  不难发现,从20132019这六年时间里,Riot已经逐渐将韩国《英雄联盟》赛事的主导权收拢到自己旗下。KeSPA虽然在韩国依然是最权威的第三方电竞机构,但是至少在《英雄联盟》这块土地上,KeSPA的影响力已经不如第一方游戏厂商Riot了。

  面对高速发展的电竞产业,仅局限于某一国或某一地区的第三方电竞机构正在褪去曾经的光环,能够统筹全世界电竞赛事的第一方游戏厂商则是强势崛起,成为了电竞产业的核心,并建立起了全新的行业生态。

电子竞技在中国

  就在Riot逐步削弱KeSPA的影响力,掌握韩国《英雄联盟》赛事主导地位的时候,中国的电竞产业则是早已被腾讯、完美世界等第一方游戏厂商所把持。而与韩国电竞不同的是,中国的第一方游戏厂商并没有费多大力气就完成了对中国电竞市场的控制。

  实际上,中国的电竞产业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一个真正意义上能够统筹全局的第三方电竞机构,虽然从某些角度来看这是国情使然,但是在游戏厂商整合产业之前,长时间没有一个类似KeSPA的机构引导,还是让中国电竞走了不少歪路。

  直到2017年腾讯和RiotLPL进行联盟化改革,Valve对《DOTA2》赛事进行全球化改革,行业的各项规范逐步确立,产业上下游被打通,中国电竞产业步入了高速上升通道,第三方电竞机构似乎已经成为了完全没有存在必要的历史尘埃。

  但事实真的如此吗?显然不是这样。在韩国电竞的发展历程当中KeSPA所扮演的角色,并不仅仅是行业规则的制定者,它的另一个身份同样重要,那就是连接国家与产业的纽带。正因为这个身份,暴雪想要一步垄断韩国电竞市场时才举步维艰,Riot也只能用漫长的六年时间一点点削弱KeSPA的影响力。


  中国电竞产业的历史进程与韩国不同,但是到最后两者必定殊途同归,随着电竞的爆发式增长,国家对待这个新兴产业的态度也逐渐改变。

  2016年开始,国家逐步出台了多项政策激励电竞的发展,许多地方政府也开始大力扶持本地电竞产业,一个个带有官方背景的地方电竞协会陆续成立。另一方面,电竞成为2018年亚运会表演项目、2022年亚运会正式项目,甚至2024年有望进入奥运会,这些都代表着电竞已经拥有了世界级的影响力。

  不难想象,可能过不了几年国家就会正式组建带有全官方背景的电竞协会,届时游戏厂商以及电竞行业面对国家的管理,究竟要以怎样的姿态去面对,恐怕将会是电竞行业内今后需要重点思考的问题之一。

关于翼之梦新闻中心课程体系培训项目心理辅导电竞问答电竞专业共建联系我们 © CopyRight 2018-2020, www.esportsedu.cn, Inc.All Rights Reserved. 成都网站建设: 涂形网络